主页 > C生活城 >西伯利亚铁路 >
2020-08-03

西伯利亚铁路

等了约半小时,电子指示屏终于告诉我们到北京的列车将在3号月台开出。一行四人便不慌不忙地走到露天的月台上。德国製的车箱已用了10多年,看上去蛮旧的。晚上7时30分,列车向着晚霞出发。六天的车上旅程十分有趣,沿途人文和自然风光都会时刻带来惊喜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早上醒来,只见对面的列车外挤满了人,原来是家人朋友在送别出发去服兵役的年轻人。场面充满笑语,不带一丝伤悲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列车到站我 便下车走走,一位大妈拿着煎熟了的鱼在卖。母亲和她朋友在商议要不要买。一位车务员走过来,用北京腔调说:「这里没污染,水质好,这鱼一定好吃。」我们最 后买了两条鱼和一些马铃薯,晩饭时我们伴着麵包吃,鱼和马玲虽然都煮了一段时间,但还是很美味。之后我们每到一个车站都必定下车买东西吃。因此就没有再到 过餐车了。在进蒙古的边境车站,我们走到镇中的一间小店买了一条烟熏鱼。拿来下伏特加酒是一流的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一觉醒起来是莫斯科时间凌晨3时,天已光,窗外是辽阔的蓝。贝加尔湖是全球最大淡水湖。火车沿着湖岸前进,水面反射着刺眼的阳光。但你还是捨不得让目光离开这深湛的蓝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列车在荒漠上飞奔,偶尔会看到蒙古包和羊群,伴着那点荒凉的是长空上万缕云舰阵列。彷若科幻史诗的场景。

来到乌兰巴托是上午8时,有几个小孩拿着小盘子,里面是颜色班爤的小石头。小孩不会说普通话,打着手势表示这个10元,那个5元。车务员问小伙子你在拍什幺,我说帮忙大妈摆卖的漂亮姑娘。

有一个中国人上车进了旁边的房间。我和他聊了一会,原来他住在䟍境,经常到乌籣巴托工龫,他说了很多有趣的蒙古人民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列车在傍晚时份驶进中国,背后是地平线上的余辉。列车进了车厂,车卡被分离升起,然后换上中国标準的车轮。我们在车箱中见证着整个过程的发生。三个小时后,列车才缓缓地向着北京出发。到达市中心是下午二时,阳光是刺肤的猛烈。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

西伯利亚铁路